-《白鹿原》:在收视率与审美鉴赏力之间找当下

收视率35城破1,豆瓣评分8.9,《白鹿原》在经历了甚嚣尘上的“停播”热议之后,再次回到观众的视线当中.《白鹿原》的停播与复播,以及围绕其上的原著与改编,收视率与审美鉴赏力,收视群体与当下现实意义等等相关话题,让这一部闪现史诗光彩的大剧,有了另外一种色彩以及多种被人“围观”的姿势,这是当下影视文化市场的一次偶然事件,但更是对电视剧自身及其创作市场的检验. 其实大家也都知道,对于一部影视作品,更应该从其作品本身进行讨论,但观众入场的方式,显然于此无关,项目IP、明星绯闻、八卦内幕、甚至片段删减都会让一部电视剧走上热议的风口,并成为收视率的基石.而《白鹿原》停播之后的复播却悄无声息,片方秉承一贯的“老实人”作风,并未以此为噱头进行宣传,很多人只知停播却不知复播,这使得《白鹿原》在开播初期收视率一度不佳.但随着剧情的深入,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《白鹿原》,收视率也终于破1,可见这一数据的根本还是源自剧作本身,而之前觉得《白鹿原》叫好不叫座,显然是太早下结论的误判,一部剧在“叫好与叫座”之间的转化过程肯定需要时间,太早下结论,也是对观众审美、鉴赏力的误解. 当然,原著《白鹿原》在许多读者心中自有其不可撼动的地位,这次和众多陌生观众一起与电视剧的再相逢,则是又一次的审美审问与审美磨合,在这两种情绪中,首当其冲受到质疑的,必然是电视剧对原著的改编与忠实程度,这种预先设定好的思维方向,决定了其审视的态度.是的,电视剧的呈现手法注定了其视线是始于观众而终于屏幕的,原著中的仰视与俯视,都需要在这次平视的目光中,转变行为模式,在审视与审问中,这样的转变容易走型而不被认可,直到剧作的惯性打破读者/观众的戒备,才最终被接受,进而跟进. 其次,便是能否接受这部作品所展现的内容与形式,这才是冲突比较严重的磨合——然而就作品本身而言,《白鹿原》这部作品所表现的人物、历史、事件也随着时代的进步而完成自身的“进化”,白嘉轩被弱化的小聪明以及放大的宽容与崇高,鹿子霖被弱化的阴狠以及放大的重私利的小聪明,甚至对田小娥的改编也引发了不少关于封建礼教的深刻讨论,这也是《白鹿原》借之对当下社会价值观的一次发问吧. 显然,这些“进化”是得到观众,尤其是90后观众认可的,有数据显示,乐视弹幕上大部分评论都是来自90后观众群体.“爷爷辈”的作品在当下再次走红,是经典的魅力所在,也是对年轻群体不再盲目娱乐化的一次佐证——这些划过屏幕的弹幕,可以成为市场的欣慰之言. ​《白鹿原》如此朴实厚重的题材在当下热度极高且是顺势而生的作品中突围,其影响与意义不言而喻,在收视率与审美鉴赏力之间找当下,这才是注入给中国电视剧市场的希望.